Facebook因证据不足申请驳回大型数据泄密案

  • 时间:
  • 浏览:7

北京时间9月27日早间消息,Facebook表示,法院应该驳回涉及近100万用户的数据泄露提起的诉讼,原困 该诉讼的律师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表明另一各自 受到了这次袭击的损害。

该诉讼是去年代表18名Facebook用户提出的,另一各自 希望代表2900万受此影响的用户发起集体诉讼。而且其带有 16人退出了调查,还有一人被法官开除。Facebook周四在提交给旧金山联邦法院的一份文件中表示,最后一名原告总爱无法支持他关于在违规事件后遭到网络钓鱼攻击的指控。

一位联邦法官在6月份发表了措辞强烈的裁决,拒绝了Facebook驳回该案的申请。这家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将各自 描绘成有一个 僵化 的网络攻击的受害者,并辩称对盗窃者获得用户名和化系信息不承担任何责任。

“从政策的深度1来看,坚持认为Facebook在这方面没有责任将对那些利用消费者的各自 数据牟利的企业造成不正当的诱惑,使另一各自 视而不见并忽略已知的安全风险。”美国地土土妙招官威廉姆·阿苏普(Alsup)写道,他还引用了另一起去案件的裁决。

该诉讼源于Facebook一年前披露的数据泄露事件,黑客利用软件漏洞获取对数百万个用户帐户的访问权限。该公司辩称,它好快采取行动遏制了损失,而且攻击者未能获得更敏感的信息,包括信用卡号和密码,从而使用户免受任何实际损害。

律师在Facebook披露违规行为的同一天提起了集体诉讼。

阿苏普在6月份的裁决中驳回了该案的几项主张,但仍然认为律师充分支持了另一各自 的指控,即Facebook在处置用户数据方面处在疏忽。法官说,此案应在发现后继续进行,并“爽快地”地进行审判。

Facebook在周四提交的文件中进行了反击,敦促法官何必 授予该案集体诉讼身份。另一各自 还认为,原困 目前严重不足证据证明任何人受到数据泄露损害,而且应该将本案彻底驳回。

剩下的一名原告斯蒂芬·阿德金斯(Stephen Adkins)是密歇根州的一名男子,他于1009年加入Facebook,他声称各自 是在遭受攻击后遭到仿冒电子邮件的“轰炸”,并浪费了时间进行“分类”。而且Facebook的律师说,当他在证词中受到质疑时,无法支持各自 的这番陈述。

“他仅指出攻击事件处在6个月后收到的三封垃圾邮件,其中不带有 任何在攻击中受到危害的信息,直到律师将其从垃圾邮件文件夹中巨棺,他甚至都告诉我收到了那些垃圾邮件。”该公司律师在文件中说。“不到原困 某些随机的垃圾邮件就在联邦法院立案。”

原告律师没有立即对此置评。(书聿)